又黄又污软件

尿……

尿了?

嗅到卢文礼身下所传出的骚味,周围众人都是一怔,旋即心中一颤。

一向嚣张跋扈的卢家纨绔,竟然害怕得尿了裤子。

这……这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刚才萧长风的强悍和恐怖,确实十分吓人。

他们作为旁观者,都能感受到内心的恐惧。

更何况是作为当事人的卢文礼。

一时间,众人也能够理解卢文礼的恐惧。

毕竟,这实在太凶残了。

凶残得一塌糊涂!

“还是那两个选择,一,跪下道歉,二,跪下偿命!”

纯真夏恋青春年华释放绝美身影

萧长风没有理会旁人,只是卢文礼的尿裤子让他眉头微皱。

“我道歉,我……选第一条!”

听得萧长风的话,卢文礼迅速开口,生怕自己说慢了,会再次被抡起来砸击。

在生死面前,什么尊严,什么面子,都被他抛诸脑后。

此时的萧长风,在他眼中,就是一个魔鬼。

这一刻,恐惧的种子,彻底的在他心中扎根。

噗通!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卢文礼跪倒在地。

“九殿下,我错了,对不起,我向您道歉!”

卢文礼的脸颊还在高高的肿着,此时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艰难的跪在萧长风面前。

他说话嘴巴还漏风,浑身颤抖,但却不敢拖延。

“你要跪的不是我,而是……”

萧长风淡淡开口,随手伸手指了指卢文杰:

“他!”

卢文礼虽然身为狗腿子欺辱过自己,但萧长风并没有将这等小喽啰放在心上。

真正让他出手的,是卢文杰。

他知道卢文杰早年丧父,虽然在卢府之中。

但孤儿寡母,又有两个大伯在上面压着,虽然衣食无忧。

但儿时必定遭受过卢文礼的欺负。

这一次相遇,卢文礼也是咄咄逼人,处处针对卢文杰。

因此,萧长风才会悍然出手。

此时听得萧长风的话,卢文礼一愣。

但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连滚带爬的跑到卢文杰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文杰,三弟,都是我的错,是我猪油蒙了心,我向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此时为了活命,卢文礼哪里还有半点尊严,鼻涕眼泪齐流,一副可怜虫的模样。

听着卢文礼的惶恐的道歉,看到卢文礼可怜虫一般的模样,每一个人心中既敬畏,又恐惧。

一双双眸子落在萧长风的身上,充满了震撼。

谁也没想到,曾经懦弱可欺的九皇子,竟然变得如此可怕,如此强硬。

仿佛变了一个人般。

让他们如此陌生。

而此时。

卢文杰的心中没有快意,有的却是感动。

这感动,是对萧长风的。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老师给自己的。

从回到卢府,得知爷爷病重垂危之际,一切,便是老师在帮自己扛着。

在自己最无助,被大伯和大伯母欺压的时候。

是老师的一巴掌,打掉了大伯母的恶言。

在爷爷垂危之际,也是老师出面,不惜与大伯交恶,救下了爷爷。

而现在,也是老师挡在自己面前,挡住了卢文礼的找茬。

这一切,都是老师在为自己挡下。

而这个目的,不用说,他也明白。

这是在顾及自己。

不想让自己为难。

这一切,都是在保护自己。

而自己,却是无以为报。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这一刻,卢文杰打破内心的枷锁,望向萧长风的目光,充满了坚定。

千世万劫,永不磨灭。

永远的老师!

哒哒哒!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从四方斋的二层上,呼呼啦啦的走出数道身影。

这群人,一个个华贵长袍,穿戴整齐,气度不凡。

不过他们的服饰都是统一的藏青色,众人一眼便知晓了他们的身份。

四方斋内的管事!

显然是这里的事情惊动了四方斋。

不过众人奇怪,这些平日里位高权重的管事,怎么一下子出现了七八位。

哪怕这次爆发矛盾的是一名权贵和一名皇子。

但卢文礼只是一个卢家的纨绔,而萧长风更是无权无力的废物皇子。

怎么也不必惊动这么多的管事啊。

一时间众人疑惑不已。

不过很快,他们便是明白了。

只见这七八位管事分立两侧,躬身肃穆,而此时一道倩影,则是迅速走来。

一身古典的白底红花的旗袍,包裹着高挑玲珑的身段。

大腿处高高的分叉,让一双白晃晃的浑圆美腿若隐若现。

莹润的瓜子脸,肌肤白里透红,一对柳叶弯眉下,精致的瑶鼻,性感丰润的花唇,一头青丝高盘在脑后,高雅雍容的气质,让所有人都是怦然心动。

“是四方商会的大小姐,没想到连她也惊动了!”

看清这道倩影,顿时有人脸色一变,低声惊呼。

“四方商会的大小姐?”

旁边有人猛的想到了什么,顿时身体狠狠一颤。

“夜罂粟苏卿怜,不能与之对视,否则连魂都会被勾了去,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四方商会的大小姐苏卿怜,有着夜罂粟之称。

不仅名气极大,而且身份更是不凡。

要知道四方商会遍布九州,染指酒水、盐铁、运输等诸多大生意,堪称大武王朝的第一商会,无论是资金还是势力,都极为雄厚。

而且传闻四方商会的会长与陛下还有一些关系。

因此苏卿怜的地位也非寻常人能比。

除非是皇子公主级别的人物到来,否则她都可以不见。

谁也没想到,萧长风和卢文礼的矛盾,竟然将她都惊动了。

“据说卢家和四方商会有一些生意往来,你们说,苏小姐会不会站在卢大少这边?”

“我看很有可能,九皇子无权无力,而卢大少可是卢家的嫡长子,孰重孰轻,苏小姐是生意人,自然懂得取舍。”

四周众人低声议论,认为苏卿怜会站在卢文礼这边。

而此时跪在地上的卢文礼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

“苏小姐,我是卢文礼,我父亲和你们商会是生意伙伴,你快救救我!”

此时在卢文礼的眼中,苏卿怜就是一根救命稻草,顿时急忙开口,希望苏卿怜能够帮他一把。

然而此时苏卿怜径直从他身旁走过,却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这一幕,让卢文礼一愣,让四周众人也是惊讶。

下一刻,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

苏卿怜快步走到萧长风面前,行了一个大礼。

“拜见九殿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