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app下载手机版

【 .】,精彩免费!

迟夜白抱住楚云瑶的那一刻,身子猛地僵住了。

女人。

她果真是个女人。

好一个女扮男装,骗的他好苦。

尽管一开始就知道云澈可能就是楚云瑶,可如今确定了她的身份,迟夜白依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坐在回兰桂坊的马车车厢里,迟夜白抱着昏迷过去的楚云瑶,脑子里天人交战,神情恍惚,恍如做梦一般。

……

楚云瑶从昏睡中醒过来,睁开眼,入目是粉色的纱帐。

昏迷前的记忆涌入脑海中,她惊的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第一时间去摸身上的衣服。

薄被从身上滑落下来。

垂眸看去,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

房间里的甜美性感

还好,衣衫没有被换掉,依然是一身男装。

她的手在腰腹的地方按了按,腰上缠绑着的薄板还在,塑身的棉布也依然保留着,自己男儿的身份并没有泄露半分。

楚云瑶掀开被子,正要下床,突然看到房间坐着的人,吓了一大跳。

迟夜白端着小巧玲珑的白玉杯子,坐在离床最远的角落里,正在品酒。

他换了一身轻薄的白衣衫,卧房里烤着银炭,温暖如春。

酒香醇烈,有几分上头,他潋滟的眼角眉梢染上几分醉意,正有意无意的朝着楚云瑶的方向看过来。

见她醒过来了,身子歪向桌面,骨节分明的大掌举着酒杯,嗓音醇厚低沉:“醒了?”

楚云瑶点点头,从西洋镜前走过,见自己妆容未曾有丝毫变化,只是发髻散乱了一点,心里更加踏实了一些:“谢谢救我回来,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迟夜白勾唇轻笑,醉眼迷离:“不打算陪我喝两杯。”

楚云瑶脚步不停:“很晚了,不打扰休息了,改日再来陪。”

迟夜白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倒酒:“这酒是我昨日去云来阁拿的,最好的西洋酒白兰地,滋味也不过如此。”

楚云瑶:“……”

楚云瑶生气了。

只懂喝茶的家伙,根本就不会品酒,有什么资格贬低她的酒不好?

楚云瑶返身走到他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两杯:“这酒跟茶可是不同的,迟爷懂茶,未必懂酒。”

迟夜白盯着她如湖泊般澄澈清亮的眸子,“云澈,曾经有个人跟我说,如果我不想孤独终老,可能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从前我不信,如今我信了。”

楚云瑶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别人随口胡掐的话,迟爷没必要放在心上。”

迟夜白揉了揉额头,眯着醉意朦胧的眸子:“云澈,我怕是喜欢上了。”

楚云瑶唬的差点摔了手里的白玉杯子,立马从椅子上站起身,“迟爷,果然没什么酒量,才喝半瓶,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迟夜白一把捉住楚云瑶的手,“云澈,……”

楚云瑶用力掰开他的手指,抬脚就往外走:“迟爷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吧,我一个大男人,只喜欢漂亮温婉的女子,告辞!”

楚云瑶逃一般的出了兰桂坊。

正下楼,刚好遇到打扮的花枝招展要上楼的花姐,花姐见状,立即靠过来,娇声道:“哎呀,云公子,总算醒过来了……”

楚云瑶手掌撑在栏杆上,在花姐对着自己扑上来的那一刻,纵身一跃,跳到了楼下。

花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