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男女精品

比赛刚刚开始不久,等大家看过施大棋圣的开局之后,不仅研究室里开始议论纷纷,坐在对局室内的李襄屏同样也乐了。

“三三开局”!老施选择了两个“三三”开局。

请注意,这可和之前的“星位点三三”不同,由于这盘棋是老施执黑,他是开局就直接布下了两个“三三”。

“老施之前吹嘘了那么长时间,难道这就是他准备的什么新功夫”

说句实在话,当李襄屏看到这个开局之后,他在稍微觉得有点意外的同时,心里也微微有点失望。

李襄屏的微微失望当然很正常,因为这样的开局并不符合他的期望值呀。在围棋中,“三三开局”虽然没有“星位开局”和“小目开局”那么常见,但毕竟也算围棋三大正统开局之一——

比如后世的围棋ai,在李襄屏所见过所有围棋ai的开局中,那只有“星位开局”,“小目开局”和“三三开局”这三种,而在人类棋手对弈还能见到的“目外开局”,“高目开局”或者是更少见的“天元开局”,这在围棋ai的棋谱中是见不到的,即便是让子棋中也完见不到。

考虑到围棋ai并没有“趣向”这种概念,那么就可以这样认为,至少在围棋ai看来,只有前面三种开局才算是围棋的正统下法,其他开局只能称之为人类的“趣向”。

现在老施选择了一个还算正统的下法,这当然让原本充满期待的李襄屏稍稍有点失望。

李襄屏的失望可以理解,他的稍觉意外当然同样也很正常,说实在的,他在赛前想过很多老施可能的“新功夫”,然而却还真没往这个方向想。

要知道老施可是中古棋棋圣,而中古棋是根本没有“三三开局”的,对子棋下“座子”,让子棋起手“目外”,这几乎是中古棋的标配。

施大棋圣现在虽然跟随自己穿越到现代了,然而在他以往的对局中,如果不算那种“星位点三三”下法的话,李襄屏还从没见他采用这样的开局。这就是李襄屏觉得意外的原因之一。

清纯美女平刘海日常写真画风唯美迷人

原因之二,除了老施自己以前没下过,其实在如今这年代,也就是韩国围棋崛起这些年间,“三三开局”也已经非常罕见,尤其是在重要国际比赛中,这种下法几乎已经到了销声匿迹的程度。

说到这要插一句题外话了,“三三开局”虽然在如今这年代已经罕见,然而在过去的岁月,这种下法可是一度非常流行,李襄屏甚至认为,只要好好梳理一下这个“三三开局”的变迁,就能从另一个角度看清人类围棋发展的脉络。

由于中古棋是没有“三三开局”的,所以这里就按下不提,单从日本发展起“小目围棋”开始说起。

在日古棋时代,准确的说,是在吴清源先生和木谷实先生开创“新布局时代”之前,日本人同样是不下“三三开局”的,这步棋甚至被他们列为禁手,被称作是什么“鬼门关”。

又要插一句题外话了,说实在的,李襄屏一直搞不明白日本人的这个脑回路,一种普普通通的开局下法而已,这怎么就成什么“鬼门关”了?

是这种下法不够礼貌?体现了对长辈的不敬?这种说法好像有点不太成立,毕竟开局“三三”不是起手“天元”,假如是起手“天元”的话,那可能还更好理解一点,这种下法倒是还有一点挑衅的意味,可以看成一种不礼貌。

然而起手“三三”的话,李襄屏实在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妥。

除了这种说法之外,另一种说法是“三三开局”的后续变化异常复杂,年轻棋手不好掌握,因此当年轻棋手刚开始学棋的时候,先生就会把这步棋列为“禁手”,不推荐年青人采用。

说实在的,李襄屏认为这种说法同样不能成立,稍微懂点棋的都知道,其实相比于其他开局,“三三开局”的变化算是最少的了。就拿人类创造的那么多围棋定式来说,“三三定式”别说是和“星定式”和“小目定式”比了,哪怕是和作为“趣向”的“目外定式”以及“高目定式”相比,“三三定式”都是远远不如。

既然这样,“三三开局”怎么就成为禁手和“鬼门关”了呢?而且这一禁就是几百年,直到吴清源先生和秀哉的“世纪对局”之后,这个禁忌才算是正式打破。

必须实话实说,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李襄屏是永远都搞不清这里面的逻辑,既然在逻辑上理解不通,那他当然只能归结于日本人奇特的脑回路。

而拥有如此奇葩脑回路的人能下好围棋吗?李襄屏对此表示怀疑。

回到“三三开局”的流行变迁,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有趣,日本人把“三三”当禁手禁了几百年,可是等到吴清源先生把它“解封”以后,这个开局又突然变得非常流行。

从坂田荣男到石田芳夫,再从石田芳夫到年轻时候的赵治勋,这几位棋手都非常喜欢采用“三三开局”—–这也就是今天当大家看到实战出现‘三三开局’后,大家会开玩笑说李襄屏这是在向坂田先生致意的原因了。

又因为这几位棋手,他们分别算是日本围棋界二十世纪六十,七十,以及八十年代前期的领军人物和代表人物,那么在那几十年间,“三三开局”就成为当时世界棋坛最流行的主流变化之一。

而这种流行趋势却是被韩国棋手给阻断,由于韩国棋手的代表人物,从老曹到大李,然后又从大李到小李,他们几位基本都不怎么下“三三开局”,又因为他们的水平很高,在真实历史中,他们算是代表了从八十年后期开始的世界棋坛最高水平,既然他们不下,那么这个开局自然就很快式微。

在真实历史中,那是要等到围棋ai横空出世以后,由于围棋ai还是偶然会下“三三开局”的,再加上那步开局“星位点三三”,这才导致“三三开局”再次多了起来。

这就是整个“三三开局”的发展史和变迁史。

那么这样的发展和变迁说明了什么呢?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反正李襄屏个人是认为,围棋这种东西,那是真没有什么“进化”的,也不存在什么“技术积累”,有的只是“势利”而已。

决定一种下法流不流行,绝不是因为大家对这种下法的认识提高了,理解更深刻了—-唯一的原因,只是当时水平最高的那位是这样下,他喜欢这样下,所以大家就跟风,并潜意识的把他的下法当成判断优劣的标准,仅此而已。

在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当李襄屏刚看到老施布下两个“三三”,他就在那里浮想联翩啊,并且一想还想了这么多。

这种情况当然也算正常,因为前面已经说了,相比于其他开局,“三三开局”算是所有开局中最简单的一种,而之所以说它简单,这是因为相比于其他开局,这种开局比较纯粹,它容易形成一种比较单纯固定的格局—–既然开局就两个“三三”了嘛,那么毫无疑问,“黑棋取地,白棋取势”的格局基本就会成为这盘比赛的主基调了,即使两位对局者想做出修改和调整都不太可能。

老施既然开局抢了两个“三三”,那么在之后的进程,他就不太可能会去围大模样了,他连想都不会往那个方向想。

同样的道理,李世石既然见到对手连续两个三三开局,他这个时候也不太可能会去拼抢实地了—要知道他这盘棋可是执白,如果跟在对手后面亦步亦涉的话,这在围棋中当然不会是什么高明的策略,很容易被对手牵着鼻子走。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李襄屏一看到老施两个“三三”出手,他就知道这盘比赛的大格局已经形成,他也有空在开局时候就在那浮想联翩。

那么老施今天为什么突然想采用这样的开局呢?说实话在最开始的时候,李襄屏并没有去深想,不过随着棋盘上的棋子增多,尤其看到在随后的进程中,老施拼抢实地的态度异常坚决,甚至在两个局部,他为了拼抢实地,还不惜让自己出现两块孤棋。

渐渐的,李襄屏认为自己看懂自己外挂的意图了,而在猜到老施大致的意思后,李襄屏心里又乐了:

“嘿嘿,传说中的“先捞后洗”呀,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没想到浓眉大眼的施大棋圣,居然也会采用这种土得掉渣的下法,不过话说回来,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小李的“僵尸流”,貌似应该也是可行呀,按照今天这局势发展下去的话,小李应该是没有机会施展“僵尸流”了,与此相反,倒是黑棋在后面会面临治孤的问题,老施倒是有可能下出“僵尸流”,那么今天这盘比赛,算不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呢?

是的,当时间来到中午封盘时候,李襄屏虽然并不认为黑棋的形势已经占优,但他认为老施的策略还是比较成功。

施大棋圣的意图很明显:他今天就是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那么今天这盘棋会下成什么样呢、棋局还在一步一步继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