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秋葵芭乐草莓

.

“师尊,弟子恳求师尊出手相助一番!”

鸿钧很快便焚香祷告,对着江缺的神像就是一阵祭拜起来。

寄希望江缺能在关键时刻出手。

哪怕只是拦住天道也行啊。

毕竟……

天道很恐怖。

它也绝不会容许任何人凌驾于他之上。

要知道。

此前江缺突破其实都是在蓬莱仙岛上,那里天道管不到,等它发现,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那时候。

江缺已经成道了。

有种害羞的感觉

而现在,青莲道人是在他的玉京山上。

本质上来说。

这里是天道的管辖范围内。

稍不注意的话,便会有异象产生,很有可能引来天道的窥视与阻止。

毕竟……

天道级的混元大罗金仙已是凌驾于天道之上。

作为天道,它虽然没有自我意识,也没有自我感情。

但是。

它却是法则和规则的化身。

也有灵性,也能趋吉避凶,也会算计于人。

鸿钧甚至明白,天道高高在上,只怕早就将自家师尊列为禁忌吧。

只是。

师尊是师尊。

而师兄是师兄啊。

弟子们不同,他们只是一群依旧受天道管辖的蝼蚁。

天道至公。

天道也很无情。

他们若证天道级,便是逆天而行,天道怎能容忍呢。

若天道允许,也最多允许他们证道成天道圣人。

天道下的圣人。

用鸿蒙紫气成圣的那种。

不再是其他那种。

可这种事,最终怕是要受天道约束,要受天道管理。

说不得,在关键时刻还会被天道所算计。

“现在,能与天道抗衡的只有师尊,师兄证道一事,还需得师尊出手相助才可。”

鸿钧焚香告知。

以期能联系上江缺,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

远在蓬莱仙岛上的江缺,自然是面目平静凝然,他微微抬起那有些浓厚的眉头来。

“天道,你当真要阻止吗?”

天道虽还未曾出手,但他已经看到天道的影子了。

出手是迟早的事。

也是肯定的事。

区别只在早晚而已。

或者,它也在静静地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吧。

“但不管如何,青莲都是本尊的弟子,于本尊的后续算计有着重要的关联。”

江缺暗道:“所以,我可能不会容许你擅自出手阻止。”

既然你想借此机会试探一下,那本尊便和你试探一下就是。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他冷冷的目光如寒芒般地席卷着,心念间,周身有法力如泉涌出,化作道道神异的光辉。

紧接着。

江缺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悄然地消失在原地间。

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再无任何结果。

等江缺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在玉京山上。

一身白衣锦袍,自天边来,落于玉京山上。

化作一普通道人公子。

“拜见师尊。”

鸿钧连忙跪道:“师尊,师兄他……”

“无妨,一切有我在。”

江缺并不害怕,有他在自己不需要在乎其他的。

而另一边。

冥河见此,也是赶紧下跪拜见。

他自然也清楚,眼前这位白衣锦袍的公子哥,只怕就是自己那位祖师了。

“弟子冥河,拜见祖师。”

冥河恭敬地行礼着,一脸忐忑不安。

说不定此番江缺的到来,就能决定他的命运。

“起来吧。”

江缺随口说道:“且先看着,有本尊在,天道自不敢出手阻止。”

实际上。

江缺心里还有一句没有说。

他与天道间,其实也有一些约定。

青莲道人若是成道,不得插手违逆天道的无修炼文明大计。

因此。

天道也在权衡,也在犹豫。

或许……

它也在思考吧。

“师尊,这……”

鸿钧有些不明白自家师尊的做法,但看到天道没有多余的动作后,也松一口气。

“放心吧。”

江缺安慰道:“接下来,你师弟应该能顺利证道了。

正是一个大好机会。

你可要好好观察一番,说不定也能助你悟道呢。

本尊曾说过,你的道在于领悟。

至于如何领悟,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哪怕是本尊也帮你不得啊。”

鸿钧的道,很快就会有。

但他不能直接提醒。

“是,弟子领命。”

虽然感觉到有些怪异,但鸿钧心里还是有点莫名起来。

一脸的不爽快。

紧接着。

鸿钧又说道:“师尊,师兄他突破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啊?”

“不知道。”

江缺没好气地回复道:“他的突破,也是随心而动,没有多大参考意义。

与其关注上面的事情,还不如关注一下自己吧。”

鸿钧:“……”

虽然觉得很郁闷。

但鸿钧还是没有什么说道的。

毕竟江缺是自己的师尊。

另一边。

青莲道人的突破已经开始了。

他周身气势磅礴,滚滚如流云一般席卷着。

“三十六品,我已经是三十六品造化青莲了。”

青莲道人暗道:“接下来,我需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地修行,让自己成为强者。

天道级,我青莲道人来了。”

哪怕他的本体只是一株青莲,但现在也是一株三十六品的造化青莲。

不比谁差。

正是因为这样,他内心才更加高兴不已。

若是可以的话,这一次一鼓作气证道,自然是最好的。

天道的事情,他似乎并没有想到。

倒是让鸿钧好一阵担忧。

若是让鸿钧知道青莲道人并没有想到此事,他该是何等的气愤啊。

我辛辛苦苦叫来师尊,还被训斥一番。

结果呢。

你居然半点都没有考虑到。

只怕鸿钧心里很想骂人吧。

一日复一日。

随着时间的流逝后,青莲道人证道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自从江缺来到这玉京山之后,天道便离去了。

似乎也不想继续待下去。

望着青莲道人那攀升起来的气势,鸿钧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总觉得像是要抓住什么气机,但又没能抓住。

冥冥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了。

自己根本挣脱不得。

渐渐地,鸿钧心中开始升起一丝丝的明悟来。

“或许……”

鸿钧喃喃着,“这是天道的意思?

它应该是想让我领悟造化玉碟上的道,那上面是他的天之道。

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师兄的道已经渐渐地超越天道了。

两者是不一样的。”

天道级不就是凌驾于天道之上吗?

所以。

按照鸿钧的想法,是天道不想让他领悟青莲道人突破的异象了。

那已经是涉及到天道之上的道,天道怎么能允许自己领悟。

“原来如此。”

一想到这里,鸿钧不由得悲切无比,万般苦涩,“天道误我啊。”

他要是不误我的话,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事吧。

只可惜。

哪怕鸿钧心里有千百般的想法,现在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已经上贼船,想要下来就难了。

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明悟过来,鸿钧索性不再领悟,将自己的猜想与江缺说了。

闻言后。

江缺却面色平静,“这确实是天道在阻止你,它想控制你,然后施行自己的计划。

此前,为师也曾与它协商,让你成为天道级后,再协助它施行计划。

但是,天道并未答应。”

“师尊,那……那弟子应当如何做呢?”

鸿钧心里一慌,忙问道:“难道弟子要一直被压在天道之下了?”

这可不是好消息。

“放心吧。”

江缺拍拍欲哭无泪的鸿钧,淡定地安慰道:“你安心地参悟天道给你的造化玉碟就是了。

接下来,只要你不断地领悟,你要证道天道级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会有任何坏处。

鸿钧:“……”

真的是这样吗?

只需要不断地参悟造化玉碟就行了?

其实,鸿钧的心里有些怀疑。

我鸿钧没读过书,师尊您老人家可不要骗我。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