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蝴蝶的软件

压抑!

此时卢府内院之中,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几乎所有卢家族人,部看向正堂中心。

望着从病危垂死中苏醒过来的卢老爷子。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部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

谁也没想到,让大伯和二伯都束手无策的情况,竟让真的被萧长风治好了。

之前卢老爷子呼吸困难,生机将断,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现在却吐出黑血,直接醒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忽然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

顿时众人一怔。

笑容好甜

此时卢老爷子原本充斥着死灰的面庞,变得红晕起来。

而且众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卢老爷子身上的勃勃生机。

这生机,可媲美中年人。

这种情况,令众人质疑。

毕竟卢老爷子病的很重,哪怕治好了,也需要一个慢慢调养的过程。

而且哪怕调养好了,也只能恢复到正常,怎么会变得生机勃勃呢。

这种情况,像极了人死前的回光返照。

“呜呜,老爷子!”

顿时便有人哭泣起来,悲伤无度。

而原本震惊的大伯,也是放下心来了,冷冷的盯着萧长风。

哼,魔灵大师的诅咒,岂是你能破除的!

“我……我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在这?”

此时卢老爷子刚刚苏醒,眼中泛着一抹迷茫,看了眼四周,疑惑的问道。

“爷爷,呜呜,您醒了就好了!”

卢文杰面带泪痕,扑倒卢老爷子的身上。

“文杰?”

见到卢文杰,卢老爷子更加迷糊了。

不过卢老爷子历经世事,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开口询问。

卢文杰直接开口,并没有添油加醋,而是将经过陈述出来。

而此时,四周众人则是完懵逼了。

回光返照怎么可能这么久!

难道……

老爷子真的被治好了?

这……这简直就是奇迹!

这一刻,大伯脸色难看至极,如同吃了苍蝇屎一般。

不过其他人却是一脸惊喜,急忙凑上前来。

“老爷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爷爷,您没事真的太好了,吓死我们了!”

“老爷吉人自有天相!”

卢老爷子虽然退休在家,但依然是卢家的顶梁柱,威望深重。

“让开,我给老爷子检查一下。”

大伯低喝一声,官威深重,顿时众人散开。

他不相信,魔灵大师的诅咒竟然会被人破除。

然而一番检查后,他的胡子都差点被自己揪掉。

“怎么可能,哮喘居然被根治了,生命机能可以媲美中年人!这……”

大伯脸上的震撼越来越浓。

自己亲手帮忙下的诅咒,竟然也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呢?

轰!

此时大伯的话,让卢家众人震撼到了极点。

将死之人,转眼之间醒转过来,而且各项身体强度,媲美健壮的中年人。

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就算是打死他们,他们也无法相信。

一瞬间,所有卢家之人看向萧长风的目光变了。

复杂!震撼!狂热!

在他们眼里,萧长风的手段,仿若神明一般不可思议。

一言破法,白纸治病。

神乎其神!

与此同时,卢老爷子从雕花梨木床上走下,郑重的对萧长风一躬身。

“殿下大恩大德,老朽没齿难忘!”

他已经从卢文杰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卢老爷子客气了,我与文杰归京回家,正好遇见罢了。”

萧长风坦然受他一礼,微笑开口。

不过下一刻,他却是转身,望向了大伯。

“我已治好卢老爷子,按照约定,从今以后,你不准再施展医术。”

萧长风的话掷地有声,更是惊震了众人。

是啊,九殿下治好了老爷子。

按照赌约,是他赢了。

可是,大老爷是金牌御医,若是不能用医术,仕途黑暗啊。

一时间,众人沉默,不敢发一言。

大伯更是脸色难看无比。

“谨堂,你既然答应了赌约,便不能言而无信,从今天起,你不再施展医术。”

卢老爷子一锤定音。

大伯脸色变幻不定,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卢老爷子。

“是,我愿赌服输!”

大伯面色铁青。

这句话一出,就注定他在御医院无法再继续待下去。

而他的仕途,也会因此被彻底打入深渊。

这种惩罚,不可谓不重。

但萧长风却是神色如常,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已无大碍,你们先出去吧!”

此时卢老爷子开口,挥退众人。

见此众人也是松了口气,找到个台阶下,迅速离开。

这一次,大伯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仅大伯母被扇了两巴掌,而且自己也因赌约,从此不能再碰医术,仕途黯淡无光。

但这还不是让他最为痛恨的。

“魔灵大师的诅咒怎么可能会被破?若是老家伙死了,我便是卢家的家主,可惜,这一切都被萧长风这个废物给破坏了,此仇不报,我就不叫卢谨堂!”

大伯心中疯狂的嘶嚎着,眼眸之中,充斥着浓浓的恨意。

……

很快,众人离去,只剩下卢老爷子、卢文杰和萧长风。

“这次死里脱险,多亏了殿下出手,老朽再次拜谢!”

卢老爷子再次行了一个大礼。

“爷爷,您的身体一向健朗,怎么会突然病倒了呢?而且我之前也没听说您有哮喘啊!”

此时卢文杰则是急切的开口询问。

爷爷是他除了母亲外最亲的人,心中也是担心无比。

“这次病的不是哮喘,而是心病!”

卢老爷子叹了口气。

卢文杰疑惑不解。

“是与文杰的大伯有关吧!”

此时萧长风开口,让卢文杰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难道是大伯下的毒手?”

卢文杰脸色微变。

“不,他只是一个傀儡,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萧长风淡淡开口。

诅咒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施展的。

卢谨堂虽然身份地位不俗,但想要施展诅咒之术,却是不可能。

“什么?有人要借大伯之手加害爷爷?”

卢文杰终于反应了过来。

“九殿下,虽然老朽不知道这三年您经历了什么,但有件事,老朽还是要提醒下您。”

卢老爷子忽然郑重的开口。

“这些年,我那不孝子,和皇后一脉走的比较近,再加上今日之事,恐怕有报复的念头。”

这是卢老爷子的好意,萧长风自然不会无视。

不过他也无惧。

“无妨,这次我回京,便无惧任何威胁。”

“所有危险,我自能一剑斩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