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最新破解版美国

楚初盛没听清,追问:“娘,您说什么?”

“没什么。”楚夫人敛了笑意,淡声开口:“你是楚家的少家主,言行举止都代表着楚家。

至于初言,他从小跟随着你爷爷四处闯荡,不拘小节,无论外人如何说,我们自家人知道初言不是那样的人就罢了,不要去管初言如何做。

至于余公子,我看也不是那种举止无度的人,年纪看着还小,是个好孩子,本事也挺大,若是余公子也不在意,我们也没必要在意那些虚名。

如若余公子因为这些事跟初言生份了,再让初言避嫌也是可以的。”

楚初盛:“……,是。”

楚初盛想不通,娘亲对弟弟是不是太过放任了一些,如今月城被传的满城风雨竟然跟没事人一样,这不是败坏了初言的名声吗?

转念一想,这三大家族,哪一家还没点破事呢。

自己亲弟弟这点事算得上什么?

说不定这样,还能减少大祭司对楚家的虎视眈眈。

娘亲这么做自然有娘亲的道理。

楚初盛也不说什么了,只是,他再次开口:“娘,表妹对初言似乎很是在意……”

纯白美少女温馨清晨阳光洒进屋子唯美图片

楚夫人打断楚初盛的话:“相比起文茵,我更喜欢余墨。”

楚初盛:“……”

娘亲你是疯了吗?

宁愿初言是个断袖也不愿初言跟文茵在一起?

楚初盛被楚夫人的话震惊的哑口无言了。

楚夫人见楚初盛似乎误会了,也不解释,只道:“盛儿,此事我现在不好说什么,等往后你自然就明白了。”

正说着,楚初言又回了餐厅。

楚夫人诧异:“不是陪着余公子去找孙老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楚初言面色无异:“听说孙老生病了,余兄说要先泡个药浴再去见孙老,免得身上有残留的毒素,传染给他老人家就不好了。

我便过来再陪陪母亲。”

楚夫人问:“你们一同押镖,你们两人是住在一处的吗?”

楚初言点头:“是啊。”

楚夫人又问:“那,你有没有发现……”

楚初言不解:“发现什么?”

“没什么。”楚夫人见楚初言一副压根就不明白的样子,顿了一下,笑着道:“我觉得余公子倒不是个娇气的人,只是有些涉世未深而已,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如呵护女孩子一样,对人家好一点,知道吗?”

楚初盛:“……”

楚初盛看着楚夫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见过逼着儿子娶妻的母亲,却压根就没见过赞同儿子断袖的娘啊。

楚初盛凌乱了。

楚初言却恍然未觉有什么不妥之处:“余兄千里迢迢的跟着我们来了这里,又三番两次的对楚家有恩。

我自然会好好待余兄的,娘亲你放心好了。”

楚夫人:“……”

楚夫人见楚初言这一本正经的样子,竟无言以对。

这傻孩子,都跟人家住在一起这么久了,也相处了这么久,难道就从未怀疑过身边人其实是个女孩子?

当初在途中,她就认出那余墨是个娇俏的女子,原本还想着要证实一下的,派过去的护卫却被余公子察觉了,还闹了一出戏码……

没料到,这傻孩子竟是到如今都没有识破余公子的真实身份!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