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免app看大片视频播放

“哇,那是什么光芒,好刺眼啊!”

“天哪,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天策宝鉴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半天方才消散,只见一本黑白二色的书籍,悬浮在拓跋烟的身前,古籍之上,铭文流转,带着一个无比玄妙的力量。

“原来拓跋姑娘这么厉害的吗?”

感受到拓跋烟身上传来的那股强大气息,谷腾风眼珠子都几乎要掉出来了,平日里没怎么见过拓跋烟出手,原来这个女人的实力,这么“凶残”的吗?

他们却并不知道,这股力量,是由凌峰的真气和拓跋烟体内的天策之力融合,方才唤醒出天策宝鉴之中一部分的威力。

凌峰和拓跋烟二人,缺一不可。

不过在场之中,谁人又能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宝物。

只有慕芊雪隐隐看出一丝端倪,因为这个状态下,凌峰和拓跋烟的气息几乎完一样,这种状态,就跟她和黑猫夜一有一些相同。

夜一乃是她的伴生灵兽,与她神魂相连,可算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而现在的凌峰和拓跋烟,不像是两个人,而相识融成了一个整体。

“难道是什么融合秘术?”慕芊雪心中,隐隐猜测。

“哼!拿出一本破书,就以为可以与我抗衡了吗?”

文艺气质的校花美女图书馆里求偶遇

柳焚余不屑一笑,“小子,我就先废了这个女人,再把你拿下,看你如何再逞口舌之利!”

柳焚余自知说不过凌峰,也不多言,手中长剑一荡,划了一个圆弧,便向着拓跋烟发动了攻击。

他也感觉到拓跋烟周身那本“天策宝鉴”绝不简单,故而没有留手,一剑斩出,整个酒楼都“嗡嗡”一颤,仿佛地动山摇一般。

“不好,那个柳焚余居然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谷腾风连忙带着身边几名队友退开,免得被柳焚余的剑气波及。

“这是柳焚余的上清破云剑!此人当真是心狠手辣,对如此如花似玉的婢女,居然也毫不留手!”

“你可真是白痴,没看到他身边还有另一个美人儿嘛,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对其他女人手下留情!必须狠啊!”

“说的也是,兄台高明!”

……

就在那些围观群众议论纷纷之际,柳焚余的剑招已经凝聚,一剑袭杀而出,毫不留情!

“万流归宗!”

柳焚余的上清破云剑,乃是一门天级武技,而万流归宗,更是上清破云剑之中的三大杀招之一,若是他力一击出手,便是晏惊鸿这样的强者也不敢轻缨其锋。

轰隆隆!

剑气所过,酒楼的地面瞬间裂开,罡风席卷开来,整个屋顶上面的瓦片,也都顷刻间绞成齑粉。

凌峰此刻与拓跋烟意念相同,虽然佯装闭目养神,却通过拓跋烟的眼睛,看到了一切。

剑气席卷而至,凌峰催动起拓跋烟体内的天策之力,口中念念有词,以拓跋烟的身体为媒介,直接发动了天珩术法之中威力极强的一招。

“融式!苍天印!”

只听拓跋烟庆贺一声,手诀已经完成,周身的天策宝鉴光华大作,形成一股一道黑白掌印,与柳焚余的剑光轰在一起。

“啊!”

只听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只见一个人影被重重撞飞出去,直接撞毁了旁边四五座高楼,方才稳住身形,浑身鲜血流淌,颤抖不已。

而被撞飞出去的那道身影,赫然正是,柳焚余!

谁也没想到,堂堂皇家剑队的主力选手,竟是被一个小小的婢女,一招击退!

一招啊!

拓跋烟将天策宝鉴收回体内,面色微微虚弱,还好刚才只是爆发了五成实力的苍天印,否则整个酒楼,都会在刚才那一招之下化为废墟。

凌峰努了努嘴,带着拓跋烟冲天而起,目光遥遥看向对面的柳焚余,不屑笑道:“柳焚余,败在我身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婢女的手下,滋味如何?”

柳焚余的脸色变得比锅底还黑,擦去嘴角鲜血,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哦不好意思,应该是我凌峰和小婢女一起联手打败了你,两个打一个,实在是我们胜之不武!否则的话,你堂堂的皇家剑队成员,怎么会输呢?”

凌峰朗声大笑,刻意强调了“小婢女”和“皇家剑队”,更是让那柳焚余无地自容。

他现在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摆明了是被凌峰给算计了!

只是,他完无法理解,为何凌峰身边那个婢女,明明修为一般,却可以爆发出这样的破坏力?

刚才那一招,他可以感觉出来,此女还有留手,否则的话,自己可就不是吐几口血那么简单了。

“凌峰,你记住!噗……”

柳焚余捂住胸口,又是咳出一口鲜血,只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滚,若是不及早调息内气,恐怕会留下隐患。

他一咬牙,也顾不得什么晏疏影,纵身一跃,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施展出无上身法,溜之大吉。

“真不愧是皇家剑队的高手呢,逃跑的姿势,也是格外的潇洒啊!”

林莫臣大喊一声,那些围观群众,立刻哈哈大笑起来,恐怕要不了多久,皇家剑队柳焚余败给凌峰身边一个小婢女的消息,就会传遍帝都了。

“晏大小姐!你想去哪里啊?”

此时,晏疏影见情况不对,低声骂了那柳焚余几句,便想趁乱开溜,可惜,他哪里逃得过凌峰的眼睛。

只见凌峰身影一闪,已经拦在了晏疏影的面前,冷眼盯住了此女,寒声道:“愿赌服输,怎么,堂堂的晏家小姐,说过的话,就和放屁一样,可以不算的吗?”

“你!”晏疏影登时一阵面红耳赤,咬牙切齿地盯住凌峰,“谁说本小姐说话不算!”

她死死咬牙,缓缓道:“关于你那本医书,我告诉你好了,那本医书……”

她故意放慢了语速,偷偷地从衣袖之中,缓缓摸出一张符篆,将其点燃,接着冷冷笑道:“凌峰,你给我记住!下次,你们这么好运了!”

这个女人,居然摸出了一张瞬移符篆,准备逃跑!

这瞬移符篆可是宝贝,可以在一瞬间传送出数百里之外,而且根本无法锁定。

这个女人,果然阴险狡诈,早就准备好了脱身之法。

Tags: